首页    新闻   政务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评论   理论   国内   国际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63907150 029-85356217

跨越时空的豪情 秦公一号大墓的“墓后”故事

来源:陕西日报 时间:2020-11-23 09:05 字号:

  秦公一号大墓全景。本报记者赵晨摄

  构成“黄肠题凑”的柏木枋。本报记者赵晨摄

  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里的秦景公雕像。本报通讯员许琳摄

  秦公一号大墓车马坑外景。本报通讯员许琳摄

  滔滔渭河一路东向,由鸟鼠山奔涌向黄河的怀抱。生活在渭水之滨的老秦人沿着河流的足迹,踏上了从部落到帝国的漫漫征程。从据有西犬丘(今甘肃省陇南市礼县东北)到进取天下,秦人在549个寒暑里筚路蓝缕、披荆斩棘。

  “后子孙饮马于河!”秦国建立90多年之后,秦德公许下这样的宏愿,带领族人向黄河进发,将都城迁到雍城(今宝鸡市凤翔县)。由此,秦人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一代代秦国国君,将他们的利剑与雄心指向中原,指向天下。

  时过境迁,辗转千年,彼时的金戈铁马已湮没于历史的深处。但随着凤翔县秦公一号大墓的重见天日,2500多年前的秦人故事,鲜活地展示在人们面前。

  邂逅种不成庄稼的土地

  西府大地,渭河北岸,秦人先祖长眠于此。

  在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的主厅里,有一道幽深的“峡谷”,它全长300米,足足有24.5米深,相当于8层楼高。这道“峡谷”正是有“东方倒金字塔”之称的秦公一号大墓。它宏伟雄奇得不似人类的造物。可就在“峡谷”的下方,一个个方格般的陪葬坑中的证据表明,这的确就是春秋时期秦国国君秦景公的安息之所。

  纵雄奇如斯,在漫长的时光里,秦公一号大墓一直深埋于地下。直到44年前的一次邂逅,人们才得以一窥它的全貌。

  时间的指针拨回1976年4月的一天,陕西省雍城考古队在凤翔县八旗屯村一群古墓附近勘探寻找先秦王公墓葬。时任考古队队长的韩伟满怀期待地看着一个个探洞,结果等待他的却是一次又一次失望。他和他的同事们寻找秦公墓已有月余,却一无所获。

  与此同时,宝鸡市凤翔县城南5公里一个叫南指挥村的地方,村民靳别信向考古队说起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离村子不远有一块奇怪的荒地,春夏时节,不管雨水多寡,那里庄稼都长不好。生活在附近的人们对此似乎也习以为常,没人去深究。

  这件怪事引起了考古队员们的注意,他们很快去进行实地勘察。经勘察发现,原来,那些没法种庄稼的土块是经过人工夯砸的。“人工夯砸的痕迹……下面有东西!”一位考古队员立刻反应过来。

  一探铲、两探铲、三探铲……勘察结果令考古队员们震惊不已。这些夯土来自一个巨大的地下工程,这个四方形的神秘地下工程,竟然足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

  整个考古队连夜赶到南指挥村,进行探洞作业。一直打到20多米深,他们才成功探到这个地下工程的底部。直到一些灰白相间的土被挖出,考古队员们通过取样分析认定,这应该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先秦王公墓葬。

  一周后,韩伟和同事们测绘出大墓的相关数据,结果既令人欣喜又让人沮丧。毋庸置疑,墓主人的身份地位相当之高,所以才有如此宏伟的规模。然而凭借现有的人力物力,清理完上面的土石方就不知要到猴年马月了。

  追寻挖了十年的大墓

  在南指挥村民兵的帮助下,10年之后的1986年,墓穴和墓道中的填土才被清理完毕。在清理的过程中,一层层平台上的文物将墓主人的身份印证得愈加明晰。

  其中两样文物的出土,对于墓主人身份的确定有着决定性的意义。考古队员们发现了一个刻有290多字篆文的石磬,上面写着“天子郾喜,龚桓是嗣”“高阳有灵,四方以鼐”等字样。通过这一证据,考古队员们初步断定墓主为秦共公、秦桓公之后的秦景公。另外,石磬上的篆文也印证了《史记》上秦人属于华夏族的说法。

  随着发掘的不断深入,考古队员们在古墓第三层平台的中间发现了一座巨大的椁室,内有柏木椁具一套。一条条柏木垒成一座座长方形木屋,它们之间还有门相连接。

  这种特殊的墓葬形式叫作“黄肠题凑”,在当时只有周天子才能享用。面对这样一个“意外”,韩伟在论文中写道:“墓主秦景公藐视奴隶社会之法典,公然采用了天子葬仪,给我们提供了时代最早、等级最高的一套上古葬具。”

  那时,考古队员们似乎触碰到了一个最真实的秦景公。

  秦景公治理秦国长达39年,在东方各国之间纵横捭阖,将秦国势力不断推向中原。也许,“后子孙饮马于河”的决意扎根在每一代秦国王公的心里。

  2500多年前,秦人东进的道路被国力强大的晋国所阻断。秦景公审时度势、把握战机,数次击败强敌晋军。公元前559年的迁延之役,晋国纠集了鲁国、齐国、宋国、卫国、郑国等诸侯国的军队进攻秦国。面对强敌,秦景公没有退缩和妥协。秦军在战场上使用计谋,击败了诸侯联军,打开了前往东方的道路。

  也许是早已心有天下,秦人才会不从周礼,大胆越制。那时的秦国,已在雍城雄踞百年,国力也日渐强大。秦景公死后使用周天子才可享用的“黄肠题凑”,可见秦的雄心,已经超出关中一带。

  守护创“之最”的宝库

  规模宏大的秦公一号大墓对于我国考古学界意义非凡。

  “发掘后的秦公一号大墓,占据了我国考古史上的五个‘之最’。”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副馆长许琳介绍,“它是迄今为止我国发掘的最大古墓;秦公一号大墓墓内有186具殉人,也是我国自西周以来发现殉人最多的墓葬;椁室的柏木‘黄肠题凑’椁具,是我国迄今发掘周秦时代最高等级的葬具;椁室两壁外侧的木碑是中国墓葬史上最早的墓碑实物;大墓中出土的石磬是中国发现最早刻有铭文的石磬。”

  更为惊人的是,考古学家们在“黄肠题凑”所使用的柏木上发现了被熔化金属灌注的空心木节。这正是“黄肠题凑”历经千年,保持不朽的秘密。

  此外,尽管秦公一号大墓里面存在247个盗洞,但它仍然有3500多件文物出土。其中出土的大量玉器、青铜器,颠覆了历来认为的“秦国生产力落后”“秦国奴隶制统治薄弱”等观点,为学术界重新认识秦国历史,提供了极为关键的依据。

  认识到秦公一号大墓的非凡意义,2000年8月,南指挥村的村民们在当时村支书赵生祥的倡议下,集资上百万元建成全国首个农民自建博物馆。

  “这个文物遗迹是在我们村的地头上发现的,我们就有义务保护。”赵生祥说。

  后来,在经营、管理以及资金方面,博物馆出了一些问题,最终由国家介入,进一步强化了对秦公一号大墓的保护。

  当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发掘研究工作也在稳步推进。去年4月,秦公一号大墓车马坑考古发掘工作在宝鸡先秦陵园博物馆启动。秦公一号大墓车马坑为研究先秦陪葬制度、军队编制规模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揭开先秦社会活人、活马、真车陪葬的历史真相。秦公一号大墓车马坑内埋有3列车马,这种真车活马的随葬形式是秦始皇兵马俑的前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公一号大墓就像一个单向的“时空隧道”,让我们得以窥见先民生活的一角。相信随着考古工作的稳步进行,一张完整的秦人社会图景,会在人们的眼前徐徐展开。

编辑: 石彬



版权声明:本网注明来源为“西安网”的文字、视频、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本站所有,如若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http://www.xiancity.cn 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仅为传播资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5356693

我要留言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70005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20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