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市情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生活   评论   理论   娱乐   图片   国内   国际   社会   另类

砥砺奋进的五年|长江经济带:舒卷绿色文明图画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2017-10-13 09:39 字号:

  俯瞰长江和汉江交汇处的湖北武汉汉口龙王庙江段。

  新华社记者 熊 琦摄

  三千里汉水自秦岭奔腾而下,即将与长江交汇之际,转身回望,勾勒出美丽的汉江湾。

  这里,产出了武汉第一块肥皂、第一桶油漆,最多曾聚集300余家工业企业。

  今天,百年老工业基地脱胎换骨。99家化工企业全部迁离,沿江而立的烟囱消失了,10余公里葱郁森林取而代之,江滩上集聚起电子商务产业、养老、教育、卫生公共服务机构。

  万里长江,华丽转身的何止一个汉江湾?

  “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核心理念和战略定位,变革性地重塑长江,中华民族古老母亲河焕发新的生机和活力。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新理念,重塑长江发展格局

  9月18日,武汉硚口,汉江湾腹地。

  巨大的锅炉正热腾腾地“蒸”着泥土——重度污染的土壤被运送到“锅炉”中蒸烧,土壤中污染物挥发成烟气后达标排放。

  不远处,数个塑料大棚里“种”的也是泥土——污染土壤中加入药剂,氧化分解污染物。

  这片土壤“病”得不轻,曾经集聚的化工企业造成的污染最深达12米,约800亩土地治理成本达数亿元。但是,这环保历史欠账不能不还。

  长江流域是我国经济重心所在,以占全国约1/5的土地面积,贡献了全国2/5以上的经济总量。然而,传统路子的大开发对长江过度索取,一些地方在沿江地区密集布局高污染企业,让长江透不过气来。

  一江春水,是“分而食之”,还是“分而养之”?打破思维惯性不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上海分中心秘书长郁鸿胜说:“国家启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规划的时候,很多人以为上大项目、大开发的机会来了,一谈发展就是GDP,没意识到要保护性建设、发展。”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振聋发聩地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大战略思想。

  新理念,重塑长江经济带发展格局。

  这一年9月,《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这是我国首个将生态文明、绿色发展作为首要原则的区域发展战略。

  立下“长江生态环境只能优化、不能恶化”的军令状,沿江11个省市硬化约束,铁腕护江。

  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正式启动。化工,控增量、减存量;非法码头、非法采砂,清理关停……

  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竞相实行。贵州、湖北建立产业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湖南对全省79个限制开发区域县取消了人均GDP考核,江苏力推22项环境保护制度综合改革……

  一年多来,长江经济带天然林全面停伐,900余座非法码头关停,一大批化工企业从长江岸线迁离。今年7月,《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提出,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衔接大气、水、土壤三大行动,一场生态环境建设立体战役在长江沿线拉开帷幕。

  从“化工锁江”到“创新赛跑”

  —新动能,逐梦黄金经济带

  不搞大开发并非不发展。“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创新驱动带、协调发展带”,习总书记提出了新常态下推动长江保护发展的更高要求。

  “生态文明建设绝不是单纯就环境来解决环境问题,而是在生态文明理念指导下的经济方式、生活方式、社会发展方式、文化与科技等方面的系统性革命。”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包存宽说。

  一方面,是在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上做“减法”,另一方面,则是在改革创新和发展新动能上做“加法”。

  向改革要活力。上海、浙江、湖北、重庆、四川五大自贸区贯穿长江经济带。把扩大开放同改革体制结合起来,把培育功能同政策创新结合起来,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上海自贸区改革创新理念、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37项投资领域改革措施,源源不断溯江而上复制推广。改革新作为赢得发展新空间。成都自贸区挂牌百天新增注册资本超千亿元。

  向创新要动力。谋划创新布局、整合创新资源、释放创新动能,长江沿线11个省市自主创新赛跑风生水起。

  首批三大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两个落子长江经济带。上海、合肥建起世界先进水平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群,代表国家在更高层次上参与全球科技竞争与合作。上海光源每年实验运行约5500小时,在能源、材料和生物领域产出了一批有世界影响力的重大成果。

  61个国家级高新技术园区,集聚起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武汉“中国光谷”,承担了国家“863计划”光通信领域80%的重点课题,主导创制国际标准10项,国家标准282项。

  长江经济带(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今年8月发布的“长江经济带城市科技创新排行榜”显示,长江经济带有8个省市创新能力指数提升超过10以上,浙江提升21.92,江苏提升19.12,安徽提升17.74。

  坚守“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实践基准,长江巨龙踏着“引领全国转型发展的创新驱动带”节奏起舞。今年上半年,长江经济带11省市中10个地区GDP增速跑赢全国平均水平,新动能加快蓄积。例如,重庆经济保持两位数增长,位居全国前列;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26.3%,对全市工业增加值的贡献率达到37.4%。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平感慨,“良币”驱逐“劣币”。去年,该集团升级改造污水处理厂,加快产品结构调整,新开发的单品一年卖了10个亿。

  城市群协同打破体制藩篱

  —新机制,让“黄金水道”产出“黄金效益”

  一江春水向东流。谁的满江春色?谁的“黄金水道”?

  长江以水为纽带,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形成经济社会大系统,无论生态保护还是经济发展,谁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谈到长江经济带建设,都强调“协同发展”——

  “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发展江海联运,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要增强系统思维,统筹各地改革发展、各项区际政策、各领域建设、各种资源要素,使沿江各省市协同作用更明显。”

  理念相通,“黄金水道”才能畅通。

  “长江经济带要集约化、精细化发展,就是要寻求最佳匹配、最佳组合、最佳协同方式。”武汉新港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张林说。

  2015年秋天,长江流域内48个城市、59个园区聚首上海谋求合作,上海张江高新区、武汉东湖高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南京高新区和合肥高新区共同牵头成立了长江流域园区合作联盟。此前3天,上海举办的长江流域园区合作对接会已达成了40多个项目合作意向。

  一年后,园区合作联盟旗下的长江流域智能制造与机器人产业联盟成立,它涵盖了长江流域内智能装备和机器人产业链,意欲用10年时间推动成长一批亿元企业和百亿级以上的企业集团。

  政府搭台,推进市场主体合作,让资源、资本无缝对接。生产要素打破行政体制的束缚,合众连横,澎湃出强大的动能。

  制度协同,长江巨龙才能腾舞。

  在《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中,长江三角洲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三大城市群定位长江经济带三大增长极。

  “国家战略从城市群破题,统一规划布局,有助于打破行政壁垒、体制藩篱,在更高层次上引领区域协同。”郁鸿胜说。

  短短一年间,长江经济带政府间合作频繁。

  浙江宣布在嘉兴设立全面接轨上海示范区,嘉兴军民合用机场被纳入上海机场建设“一轴两翼”规划。

  武汉、长沙、合肥、南昌“抱团”合作,就业创业政策统一互惠,工商政务信息整合共享,质量技术监督一体化。

  成渝两地联合编制城市群产业专项规划,寻找跨区域整合资源、协同发展的良方。

  深水区合作不易,而一旦建立起顺应协同发展的一体化规划、管理、体制,长江经济带将爆发出惊人的加速度。

  走出不一样的发展路子

  —新文明,一江清水泽千秋

  浩荡长江,在入海口勾勒出一座世界最大的河口冲击岛——崇明岛。1000多年来,崇明岛不断长大,现在滩涂还在以每年80至100米的速度向东海淤涨,而上海对这座岛屿的开发边界却不增反减。

  今年7月,“崇明2040”规划草案公示,优化调整开发边界,由现行规划157平方公里“瘦身”至133平方公里;扣除河流水面,全区城市开发边界内可新增建设用地由53平方公里压缩至36平方公里;此外,还战略留白17.2平方公里。

  在长江中游武汉,也留有一片“处女地”。南岸嘴,长江与汉江交汇的鸭嘴形区域,其区域位置之于武汉,相当于陆家嘴之于上海。自2000年动迁以来,这片180亩土地已空置了17年。

  17年来,30余种开发设想曾放置武汉市领导案头,却始终没有落笔——这块地,没想清楚,宁可不动!不能做建设性破坏,要为未来适当留白。

  长江经济带发展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发展与保护的问题上,总会存在“两难”“多难”问题。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讲得很透彻:“保护生态环境、建立统一市场、加快转方式调结构,这是已经明确的方向和重点,要用‘快思维’、做加法。而科学利用水资源、优化产业布局、统筹港口岸线资源和安排一些重大投资项目,如果一时看不透,或者认识不统一,则要用‘慢思维’,有时就要做减法。”

  快与慢,加与减,考验着管理者的政绩观和治理能力,而这,恰恰是长江经济带构筑生态文明的关键。

  纵观世界各大河流,均经历过大开发后综合治理、环境改善的历程,但如何在优先保护生态环境基础上,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并没有现成经验可循。

  作为我国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实施的区域开发开放新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大手笔,体现在撑起中国经济发展大格局——联动“一带一路”,辐射京津冀,勾连起广袤内陆和宽广海洋;更体现在发展理念上的成熟清醒和从容自信——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赋予生态文明建设前所未有的实践意义。

  9月23日,重庆涪陵区高家村。村民们三三两两坐在杨柳溪边门口聊天,远处林木葱绿,新翻的土地正准备迎接新一季榨菜的栽种。

  流经高家村的杨柳溪是长江无数细小支流中的一支,曾因污染严重,村民们意见很大,甚至直接从黑色溪水里舀水烧开“请”下乡干部喝。当地政府规范榨菜企业生产废水排放,建设专用榨菜废水收集管网。杨柳溪重新清亮,村里的榨菜加工也走上正轨,长江边绿意盎然,日子越过越滋润。

  长江万里,江流绮丽。在生态优先的新发展理念下,漫江清水滋养着永续发展的新文明,正浩荡东去。

编辑:王嘉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412555; 投稿邮箱:xian@xiancity.cn

无限西安 西安第一手机APP


无限西安

榴花直播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3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17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