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市情   问政   建言   专题   原创  生活   评论   理论   娱乐   图片   国内   国际   社会   另类

六旬老人走街串巷免费维修单车 只图心里高兴

来源:西安新闻网 时间:2017-09-01 17:46 字号:

   家住长安区的王建民是地地道道的老陕,这位66岁的老人每天早晨六七点钟提着小马扎,背着近30斤重的斜挎包就出门了,从早到晚的在西安城里走街串巷,就为了一件事——义务维修单车。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有些娃不知道爱惜东西,看到好好的车被糟蹋,我看着就心疼。”王建民说,干这事不为挣钱,看着自己修好的车摆在街边能重新投入使用,他心里就高兴。

  辞掉保洁工作成了义务修车人

  王建民是个庄稼汉,种了一辈子地,前几年赶上村子拆迁,搬进了单元房,闲不住的他在别人的介绍下,成了公园的一名保洁员。工作期间,老人看到满大街的共享单车被随意停放,而且有很多都遭到了破坏,心里就着急。由于自己有修车的手艺,在工作间隙他就顺手修修车,需要工具、零部件就自己掏钱买来。今年3月底,老人干脆辞掉了工作,从4月1日正式成为一名义务修车人。

  每天早上六七点钟,王建民就出门了,一个小马扎、一个军绿色的斜挎包是他每天必带的装备。在这个近30斤重的斜跨包中,记者看到里面可谓是应有尽有,除了各种修车的工具,还有大量的配件,因为每天长时间地背包行走,王建民的右肩上已经勒出一道深红的印记。“打气筒、扳手……这些工具修车都用得上,还有车座、脚蹬子……这些零部件更换率最高,不带着,车就没法修。”老人说,他每天没有固定的活动区域,哪的单车多他就去哪,走到哪里修哪里。

  王建民一大早从家里出来坐上公交车,眼睛就一直盯着窗外,看到有被损坏的单车停在路边他就会立即下车去维修,之后,就一直背着斜挎包在路上“巡查”,看到随意停放的共享单车,他也会走过去摆放整齐,直到傍晚七八点钟天黑了才回家,一天下来差不多要走一二十公里。

  自打王建民开始义务修理共享单车,平均每天修车不下二三十辆。由于他使用的手机是个只能接打电话的老年机,他还专门让儿子给他买了一部智能手机,方便下载软件,能在修车时及时开锁,可是摆弄了几次,他觉得不习惯就放弃了,每次遇上换车胎的活,他还得打电话给单车公司索要开锁密码,之后再维修。有时,修车时随身携带的零部件不够用,他还会打电话请老伴来帮忙,送来“补给”后,王建民顾不上跟老伴说话就开始继续修车。每修好一辆车,王建民都会不自觉地说一句“又可以营运了”。

  拒绝单车公司邀请自己赔钱修车

  得知王建民在街头义务维修共享单车,有好几家共享单车公司都找过他,希望聘请他到自家公司的维修团队中工作,但是都被老人拒绝了。问及原因,王建民说,“这些单车公司,上班时间是上午9时,太晚了,按照我修车的经验和工作时间来看,每天这时候我已经都修好三四辆车了。再说他们每天的工作时间没我的长,我要是去上班了,每天的修车效率肯定不比现在高。”

  起初开始维修共享单车时,王建民都是自己购买工具和零部件,但由于共享单车很多部件尺寸特殊,没有合适的零部件他就没法继续修车,他这才与单车公司联系,经过协商,OFO公司同意为他提供维修所需的零部件,王建民也很愿意成为这家公司的编外人员。“我家里有房有车条件还行,孩子们的生活也不用我操心,我只要能动弹就会一直这么修下去。”王建民说,“人活着就要知足,钱的事别太在意,即使是赔钱的买卖,只要我心里干着高兴,我就愿意继续干下去。”

  在王建民当街修车的时候偶尔有人路过侧目,也有人凑上来问他是不是某家共享单车公司的工作人员,甚至有人质疑他想将车子私自占有。王建民总会说:“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他们说他们的,我干我的。”为了更好的学习修车技术,今年5月他还特意乘高铁去了一趟北京,看到北京街头的共享单车有划定的摆放区域,停放非常整齐,损坏的车子非常少。王建民更加坚定了自己义务修车的想法,“我得用自己的力量告诉更多的人,爱护这些公共资源。”

  对于王建民每天早出晚归义务修车的事,王建民的家人也很支持。“他白天在外面干活,晚上我就在家多炒几个菜慰劳他。不挣钱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他心情好,咱就支持他。”王建民的老伴说。(西安晚报记者龚伟芳)

编辑: 石悦琳



更多意见请登录 网民建言
西安网24小时新闻热线:029-88412555; 投稿邮箱:xian@xiancity.cn

无限西安 西安第一手机APP


无限西安

榴花直播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6112013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5078号  陕ICP备0902500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1302000101

Copyright 2000-2017 by www.xiancity.cn all rights reserved